95后中国女生自曝在澳堕胎经历!留学生缺乏性知识,成堕胎高发人群

滴答网 http://www.tigtag.com/  2018-03-02  SBS  我要评论(0)  阅读0

滴答网讯   和很多同龄的中国学生一样,李(Lee)正式接受所谓的“青少年两性生理知识”是在中学时期。她表示,“都是课本上的内容,老师只是简单介绍下,但从不涉及细节”,正是由于这种“朦胧式”的性教育,导致很多学生对性知识并不了解。

image.png

(图片来源:网络)

据SBS网站报道,去年,刚就读墨尔本大学的李发现自己怀孕了,当时她21岁。李说道:“我那时候很迷茫,只能在微博上寻找在澳洲堕胎的信息,现在我想帮助那些和我有一样经历的女孩。”

曾与留学生打交道的生殖健康专家表示,很多人都面临类似的情况。

根据生殖健康服务机构Marie Stopes Australia估计,每年约有4000名留学生寻求堕胎帮助,另一家总部位于墨尔本的医疗诊所也表示,他们每天都会接待至少一名留学生。阿德莱德大学一项早期研究发现,在当地医院堕胎人群中,1/3为国际留学生。

image.png

(图片来源:SBS)

这些数字让不少人提出质疑,是否学校及卫生部门在教育留学生方面做得不够?留学生性健康网络组织负责人Alison Coelho称,“他们应该做得更多,通过更加全面的综合方案,我们将看到意外怀孕人数大幅下降,留学生性传播感染率也会降低”。

image.png

(图片来源:网络)

根据联邦教育部的数据,去年前11个月,共超过62万留学生在澳学习,超过18万来自中国,其次为印度、尼泊尔、马来西亚和巴西。Coehlo表示,受影响最严重的留学生来自东南亚或非洲,他们对性知识极度缺乏,更谈不上保护自己。她建议在大学内加增性健康信息。

Coehlo说道:“她们并没有和我们一样在校园里接受完整的性教育,即使是到了10年级,她们也不了解这些基本的生理知识。”来自印度的Heena Sinha现在作为“同伴教育者”和留学生一起交流,包括讲解性健康知识。2015年,她来澳洲攻读公共卫生硕士课程,但直到第三学期才了解与性健康相关的问题。

Sinha说道:“社会禁忌让留学生很难交流有关性的话题,没人会认为这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一旦发生了就会感到无能为力。” Sinha和Coelho持相同观点,希望学校加入更多性健康教育,而不是让学生只专注于研究方向。

Marie Stopes澳洲医疗主管Philip Goldstone称,如果留学生无法获得Medicare补贴,那么手术费用约1000澳元。他说道:“这对很多留学生来说是个难题。”澳洲大学首席执行官Belinda Robinson认为,学校常常很难了解国际留学生对性知识的了解程度,但这又是“每个人都知道和关注的领域”。

此外,Robinson还强调了学校团体及当地国际社区的重要性,认为“同龄人最可以给她们帮助,每个人都是重要的角色”。






本网站摘录或转载的属于第三方的信息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,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,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论坛强推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