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换生自述:与首尔萍水相逢的四个月

滴答网 http://www.tigtag.com/  2014-11-05  互联网  我要评论(0)  阅读0
在首尔生活的时间,仅次于我出生的江南和念书的北京。



 

滴答网讯    在首尔待过4个月。

那是2008年,时值暑假,我独自留守T大宿舍,在电脑上看了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。等到看闭幕式时,我已经作为一个交换生,坐在韩国高丽大学留学生公寓的客厅里,身边围绕着操各式英语的同学。

留学生公寓十分注重“男女有别”,男生一个电梯、女生一个电梯,两部电梯各自只能分别停靠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的楼层。但是天真的韩国人似乎没有想到,那楼梯不是层层相通的吗?

我是在客厅认识住我楼下的中国留学生C君的,后来,我们就经常在楼梯上见面。独在异国,遇到一个中国人,是很让人欣慰的。尤其是上完了一天英语课,又在食堂和阿姨比划半天手语后,能有人和我说几句中文——还是同为浙江口音的中文,着实让人感动。这种感动,仅次于一个星期顿顿泡菜后,C君带我去吃了一顿差强人意的中国料理。

作为交换生,以玩为主,以学为辅。只是我一个人玩实在水平有限,主要还是因为不认路且语言不通。一次问路,一个热情的中学生嘴里说着right(右),手势指向左时,我愈发迷茫。

幸好有了C君,我的活动半径瞬间增大。他带我先从学校附近的农贸市场、超市逛起,然后逐渐扩展到全首尔地界,这期间还去过近郊的爱宝乐园。那天从爱宝乐园回来已近深夜,在地铁站等末班地铁,空旷的站台只有我们两个人。此情此景,若说脑子里没闪过些什么,那我中学一摞摞的琼瑶亦舒张小娴就白看了。但真实的结果是,车来了、上车、到学校、各回各房间。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萍水相逢,我素来不敢看重。

我一直觉得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特异功能,就是一旦专注于某物,某物就会消失,这在办会员卡的事情上屡屡发生。水果店、理发店、面包店、饭店……一旦办了会员卡显示我的情有所属,它不是经营不善倒闭,就是老板卷款而逃。这让我有了一个阴影,对任何东西都不要太有期待,包括人。

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
论坛强推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