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寄宿家庭让我“滚出去”,这是万万没想到的

滴答网 http://www.tigtag.com/  2015-12-14  天涯  我要评论(0)  阅读0
我告诉她自己病了,她却说了句:“You deserve it.”(你活该)然后说我就是应该因为自己令人恶心的行为生病躺一天,然后说我怎么敢将她的两个女儿也一并卷进来,口口声称着自己家才是受害者。

  滴答网讯 

  前置阅读:《初到寄宿家庭,因为家务这件小事闹矛盾》
       《我和寄宿家庭矛盾爆发的前奏:日子很难过》
 
  在有一天周六,我上完tutor回家,感觉很累,但是Jon和Chana想和我谈话,我便坐了下来。真是稀奇啊,以前明明都是我厚着脸皮怀着不安心情找他们谈话的。谈话的内容还是说我不应该找tutor,还说那个tutor为了我牺牲了很多。我不解,因为我又不是强迫我的tutor帮我补习的,为了回报她我给了她很多学费,也有在好好学习。我和她之间的交流也很愉快,谈及我的住宿生活时,我的tutor反而觉得奇怪,说我的host family怎么会那么严格,思维也和她所知道的Christian family不同。在那天Chana接我回去前,我的tutor想用我的手机告诉他们我接下来的学习安排,Chana却吼着要我接电话,完全不肯听我的tutor说话。
 
  我不喜欢太过于强势的人,因为我觉得很多这样的人有时候会太自以为是,比如我曾经在中国的英语老师,凭着自己的经验说我不可能学好英语,可是现在的我不仅在美国好好生活着,还在AP English Language课上拿到了A。我不可能让强势的人换口气和我说话,我也尝试着放低自己的身份和态度去遵守,可惜我骨子里还是个有傲气的人,我的妥协也是有度的。

 
  那天的谈话并不算特别严肃,让我以为自己还有补救的机会,我便告诉他们在考完之后的SAT,我便不会再去做辅导,他们也同意了。谈完话以后,我便上楼,还没回回到房间,便觉得头晕目眩。糟糕,一定是这两天学习过度,再加上天气冷了没注意感冒了。我赶紧回到房间,没过多久就沉沉睡去了。
 
  (那时的我并没有多想,没想到第二天面对我的却是残酷的驱逐令……
 
  第二天,也就是礼拜天,是大家要一起去教堂的日子。我按时起来床,但是仍然觉得自己的情况没有好转,不仅如此,我的喉咙开始有点难受。我下楼的时候,Jon告诉我今天我可以选择去不去教堂,我便开始思考。他们肯定是希望我和往常一样去,但是这天我觉得自己的感冒开始加重了,教堂那么多人,搞不好会被我的病菌传染,再说我去了,我也不可能一直专注地坐在那里至少两个多小时且要保持精神。嗯,我还是不去了吧,顺便趁着自己还有点力气用帮忙搞家务作为不去的条件吧。于是,我委婉地和Chana说我今天没法去,因为……然而解释还没出口,Chana就粗暴地打断了我,然后开始数落起我来。她一开口就说我是个骗子,欺骗了他们的感情,还是个自私自利的人,就知道剥削他们。然后她彻底摊牌,说早就已经联系了Dan帮我找下一户住家,并要说给了学校一周期限,要我在下周末之前滚出她家。然后,她立刻转身走了,而其他家庭成员早在她摊牌前就默契地坐到车子里回避了。
 
  一清早突然被人用如此恶毒仇恨的语言斥骂,果然是常人无法理解也是无法接受的吧。我的头晕得更厉害了,身体也顿时轻飘飘的,然后躺在地板上哭了一会,期间还吸进了好多地毯上的灰尘,咳嗽得更厉害了。就是因为太在乎,在知道了结果后才会如此痛苦。冷静下来以后,我强打起精神做完了剩余的家务,然后几乎是手脚并用爬上楼。翻到了自己从中国带来的感冒药匆匆服下,我来不及换衣服、盖被子,就缩在床上睡着了。
 
  就算是睡着,也是痛苦的,我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,额头还开始变得发烫,还要反复思考接下来究竟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情况,可惜我想不出答案。迷迷糊糊间我似乎做了梦,把自己所爱的亲人、朋友、同学挨个梦了过来,在心里对他们说了很多话,甚至连我不再想回想的初暗恋对象也浮现了出来。呵呵,我终于不得不面对比毕业后再也见不到你还艰难的事了。



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
论坛强推帖